2010.07.07 早上四點左右,我突然醒來,覺得左手與左腳麻麻的,本來以為是壓著了,心想甩甩手就好了,但還是有點麻,這才慢慢驚慌,因為之前很多健康節目講到小中風,就很擔心是否如此厄運臨到身上,今年已經夠慘,不要再雪上加霜了,起身跑到浴室看看,臉部並沒有歪斜,沒有流口水,我還講了幾句話自言自語,但口齒清晰。想說到醫院掛急診確定一下好了,又怕說是小題大作,來來回回反反覆覆的胡思亂想一番後,拖到五點,好睏,然後,......就睡著了。害羞

    0650醒過來,手不麻了,但一個疙瘩在心裡,八點多還是到中國醫藥學院附設醫院掛神經內科,醫生聽了我的敘述,神情變得很嚴肅說,這要好好檢查,但門診安排會很慢,你要轉到急診室比較快知道結果,然後在一張便條紙上密密麻麻寫了一大堆英文敘述後,要我交給急診處人員,我這時還沒感到嚴重,晃到急診處交了單子,與那邊醫生再說了一次經過,醫生說這是小中風,目瞪口呆,要照X光、電腦斷層及心電圖看看,哇,代誌大條了,一連串檢查過後,又一個醫生過來,我再說了一遍經過,他說,檢查結果正常,但為預防萬一,要安排住院做核磁共振與神經血管超音波檢查,我聽到這邊才是快要中風了,結結巴巴的回問一句,一定要住院嗎? 醫生以很誠懇的眼神看了我一眼說,建議要。然後一位男護士就把我找去打點滴,這一打下去,沒想到是三天後才抽出針管。

    老媽其實在十點多時還趕到醫院找我,怕她緊張跟她說說笑笑,當時還聊到中午看完醫生,去三商巧福吃老媽最喜歡的牛肉麵,結果老媽聽到我要住院,愣了一下說,那我先回家囉。疑惑

    好不容意安排床位報到(急重症大樓11樓-腦中風及加護病房),護士剛剛介紹完樓層環境,緊接著住院醫生帶著五位實習醫生就到了床前,我再講了一遍經過,住醫分析嚴重性後,吩囑一位實習醫生為我做檢查,眼珠轉動、手腳平衡、說話聲調、走路、轉身、蹲起、關節反射動作、手腳疼痛測試...等,我都OK,住醫說你現在已經恢復正常,應該是非常小的出血,這幾天再檢查看看腦部。好不容易都結束後,趕快跟護士請假回家拿換洗衣物。

    住在健保病房是四人一間,我運氣好是靠窗且無西曬,看著帶來的講義K書打發時間,此時,對床的一位老先生過來打招呼,我顧著看書應付一下沒啥搭理,老先生識趣走開。晚上用過餐洗澡休息,一個中年男子過來跟老先生談病情,房間裡很安靜,聽得一清二楚,兒子氣急敗壞的要爸爸多住幾天院,因為MRI(核磁共振)的結果很不好,父子兩人談了一陣,兒子有事先回家。此時輪到我渡步過去,請教之後知道是李伯伯,也是與他談檢查報告,勸說多住幾天無妨,他的想法則是活了78歲對生死已看淡,想要早點出院走走。病情談了一陣子,我們看著窗外夜景,接下來李伯伯開始談當年勇了,他以前是做兄弟的,被通緝過,太太離家,逃亡期間自己還帶著二男二女,很辛苦,入獄後交給女友撫養,兩人相知相惜相扶持,因此他很感恩,所以當她去世後,他每個月去掃墓,李伯伯講到這裡眼眶泛紅語帶哽咽,我也深受感動。為了和緩氣氛,我問,你是在日據時代開始當流氓? 他很正經的回答我說,不是,是中華民國,我,............(愣

    隔天7/8一早李伯伯很興奮的跟我說,他跟醫生提了,等會兒就可出院。我也不再說啥,只是勸他菸少抽點,等我中午做完MRI回到病房,他的床位已空了,心裡悵然若失,認識不到24hr的病友,卻大約知曉他78年的人生經歷,彼此已有革命情感。

    做MRI時,一位戴著耳機手持對講機身穿紫色T恤聯絡員到病房帶我搭電梯,與電梯控制人員說,病患已到門口,要到B1做MRI,請上來接。搞得很專業很正經的樣子,不一會兒,電梯到了,裡面也有一位連絡員,我進去後兩位聯絡員交接,我就從11F直達B1,B1又有一位聯絡員接我,帶我到MRI室,這整個過程讓我覺得很受尊崇,好像是VIP一樣,有三位人員貼身跟隨帶領,電梯又專用直達,讚 !

    前一天做的電腦斷層,輻射線比X光強,切數越高越精密,躺在床上,儀器一格一格的移動照射,因有雷射所以眼睛不能張開。MRI狀況差不多,原理是使用磁力沒有輻射線,但身體裡不能有植入物,整個人進入一個隧道內,所以懼怕幽閉空間的人可能無法接受,聲響很大需要戴耳塞,時間較長

    李伯伯出院不久就又有位老先生住院,床位很快補滿。那位老先生已經不省人事,由太太與女兒和外勞照顧。令我印象深刻的是,家人有準備錄音帶常播放給老先生聽,眾多親友又講話又唱歌的呼喚老先生快醒來,還給他聽收音機,感受到這家人的用心。女兒時常溫柔的對爸爸說話、撒嬌,每次醫生護士來處理,她會先報告,且大小事都可以自理,抽痰、鼻胃管餵食、換尿布、清理嘔吐、擦身洗腳、翻身、抱上下輪椅等,看在眼裡真是佩服。所謂久病無孝子,真難無她了,掙扎於孝道與工作之間。

    第三天是做頸部與眼部的血管超音波,看著自己脖子上的動靜脈血管,感覺親切又怪怪的,醫生告知結果是好的。還有護士很熱心興奮地拉台儀器過來床前找我做四肢血管壓力檢查,直說我賺到了,因為門診檢查要一千元,現在是傻必思(Service)。這幾天護士們很辛苦,每八小時幫我注射腦循環的藥到點滴裡,所以睡到12點多還要硬睜開眼睛謝謝她們,一天的清晨六點被痛醒,因為護士要幫我抽血檢驗,好大一筒,120CC。

    第四天護士終於答應向醫生申請出院,還不知道這次住院要花多少錢,做那麼多檢查,心裡七上八下的,拿到單據一看,昏倒,住院加檢查與醫療行為要近兩萬元,心好痛,但往總計看去時,懷疑眼花了,......完全免費 !! 目瞪口呆 只收我四天12餐的費用-四百元。天啊,當場差點哭出來,終於知道我國健保制度是全世界最好的了,前面數十年的健保費沒有白繳,萬歲 !!

    這次住院,讓我從以往探病的角色一舉轉換為主角--躺在病床上的病患,插了四天點滴知道隨時隨地-除了洗澡-帶著點滴架行動的滋味,日後會更有同理心。也實際感受到護士的辛勞,主治醫師的權威,住院醫生的辛苦與實習醫生的小心,還有輔助與維護人員的盡心。也看到周遭病人與家屬的辛苦、無奈與忍耐,身體與心理的煎熬難過,有時經過加護病房,牆外總是有一排排的家屬隔著玻璃窗看著裡面的親友,我沒有靠近,但能同時感受到期待與絕望。


    老爸來看我兩次,老媽則是每天來,勞動長輩如此真是不該,我想,照顧自己身體健康是每個人最基本的義務,不要造成家人不便,以後要更注意自己的身體 !!
更多照片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酪哥 的頭像
酪哥

水湳一巷九弄

酪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