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.01.13 早上被告知時,我第一個反應是,關心老闆與公司,對我自己的事,倒沒有太大的反應,情緒波動不大,很快就談完,旋即接下去跑拜訪客戶的行程。回頭想想,我也太平靜了吧。


 


     2008,12,24早上被告知時,我第一個反應是,怎麼會是我? 內心中為自己辯解找理由。


       在往後的13個月裡,三不五時的被提出來檢討,歷經多次告知與調整,來來回回,每次都在彼此的包容下繼續,蠻感謝老闆的。


       保持公私分明,不將情緒帶進公司與工作,但每次被檢討完後情緒就會很低落,被否定與不認同的感覺很不好受,做啥都不對,對自己失去信心,渾身不對勁。回到宿舍想放鬆,總是會忍不住發洩似的買醉來度過孤單不平的夜晚,不過還好也只有幾次這樣而已。


      有時在辦公室突然會有一種感覺,是一種電影的場景,就是我在中心不動,而周遭所有人都在快速的移動、工作,忙得不可開交而變成模糊的影像,讓我覺得,若我站起來走動,同事們應該會穿越我繼續作業吧。


      平常時刻,我的神經大條毛病是缺點,此時反倒是助益,低潮不超過兩天,通常隔天就恢復正常工作精神,壓力太大時會向天父禱告,請祂指引道路並修正我,給我力量堅持,所以雖然經過了漫長艱苦難熬的時刻,我並未罹患憂鬱症,也是大幸了。


      如今,算是一個解脫,真的沒啥好說的,能好聚好散,也是福氣。


      希望未來可以船到橋頭自然直,二月是過年的時期,先休息一個月好了。


 


      離開台中到北部也幾十年了,朋友、工作與生活重心都已以北部為主,只不過近年來常往台中跑,也想發展想回家,難道這是落葉歸根越來越接近月底,揮手說再見的日子步步逼近,總是要面對的。要和熟悉的朋友同事生活工作環境告別,已沒有回頭的可能。


     看著MSN上的id93%都是北部的朋友,以前悶的時候,不論是對方或我自己,敲一下,晚上就出來見面吃飯發牢騷,大罵特罵不負責任,發洩完了,回家就是一頓好眠,以後,沒人可以敲了。


      記得搬到北部第二年,曾有一個月只見到四天太陽的記錄,整個人就是發霉的感覺,恨死這種天氣,會和一些同是中南部上來的朋友大罵再也不要住在北部,以後不用罵了。


      上周日開始搬家與最後一次回竹北上班,本周每天都在與朋友聚餐,昨晚回宿舍時,在車上聽音樂剛好是[萍聚][偶然]這兩首歌,還真是符合心境。


      今天最後一次從宿舍走路上班,早上發了道別信給客戶,交接連絡窗口,沒想到收到客戶的回信或回電來關心我,還留下了MSN方便以後連繫,這…...還真是出乎意料有點感人呢。(心裡想說,這算是我做人成功,與客戶關係好嗎?  又懊惱當初怎麼不早點跟我買系統呢,現在連絡太遲了,哈哈哈…...)


 


如今倒變成要去熟悉台中的生活,還真有那麼一點 [少小離家老大回,鄉音無改鬢毛衰,兒童相見不相識,笑問客從何處來] 的味道。


要融入我原先自己的空間,以外人的身分。


建立新生活,認識新朋友。


 


轉身向南…...Continued…...


(懷舊照片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酪哥 的頭像
酪哥

水湳一巷九弄

酪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