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天起床,哥哥突然抱住我,我也抱著他說怎麼啦? 哥哥說,作夢,我拍拍他說啥夢? 哥哥說,我夢到共軍來打我們,我剛開始用高射砲(這是昨天在古寧頭紀念館的情境),後來用弓箭射飛機(接著加上前天在夜市玩射箭的情景),飛機被箭射到還會掉下來喔。我用力抱住哥哥說,乖,想太多了,不會發生啦。也真厲害,把這幾天的事情融會在一起。


        本想矇過去,但拗不過哥哥的請求,他說沒看過[毋忘在莒]的大石頭,不算來過金門。只好一大早起床,先把行李整理好,吃完早餐直接坐計程車,從西邊金城鎮飆到東邊金沙鎮,經過伯玉路(中央公路),哥哥與妹妹說,跟澎湖一樣乾淨,樹又多,司機接話講,治安也很好。


        到了太武山腳,先到忠烈祠,與哥哥妹妹向這幾十年來在金門犧牲生命的官兵三鞠躬,再帶他們到後面的墓園憑弔,看著刻著祖籍是江西、湖南、湖北、浙江、江蘇、福建、廣東、河北、甘肅的墓碑,陣亡年紀大多在35~45之間。現在的課本對於反共歷史講得很少,只好向哥哥妹妹解釋十萬青年十萬軍的由來。


        玩到第三天有點累了,爬山路時,妹妹一直在抱怨,因為哥哥想要看大石頭,只好負責安撫妹妹情緒,我爬得也有點喘,不過俯瞰金門風景,還是蠻值得的。


        好不容易終於看到[毋忘在莒]大石頭,哥哥夙願以償,興奮的跑上去合影,說要把照片給老師同學看,炫耀一番。周二早上還沒有遊客,大石頭讓咱仨霸佔了20分鐘,等到大陸客上來觀光時,我和哥哥才到自宋朝建寺以來已有745年歷史的海印寺參觀。


        這幾天除了參觀古蹟以外,讓哥哥與妹妹瞭解國共內戰的激烈過往,也是我來此的目的之一。每到一個景點,我就會盡我所知的告訴他們歷史與現在時代的變遷。中午在回台中的飛機上,跟哥哥妹妹說,我們台灣人欠金門人一句謝謝,台灣能享有這幾十年的安居樂業,都要感謝金門前線的付出與犧牲,希望以後再沒有戰爭,多拉抬金門經濟。


        這三天接觸的金門人,大多樂觀知命,而且若講到維護國家主權與守法時,更是義正嚴詞,還會搬出憲法討論,畢竟受過戰爭洗禮,更是愛國愛鄉,值得我們部分本島同胞深思,在謀一己之私之前能多想想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酪哥 的頭像
酪哥

水湳一巷九弄

酪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