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高興的,昨晚我們前F公司IT人員又聚餐了,這感覺真的是不錯,一群有相同嗜好與專長的人們,可以因為共事一段時間之後,從同事變成朋友而定期相聚。

 

    之所以選在竹科三期金山七街的小肥羊聚餐,這是我在前L公司的朋友North大力介紹的。小肥羊的湯頭還真不錯,配上羊牛肉、海鮮、時蔬,連手工麵都覺得好吃,一群人邊吃邊聊還不過癮,再到星巴克續攤,因為已經十點多了,怕睡不著改喝熱牛奶。

 

    離開竹科好幾年了,趁著聚餐在金山街閒逛,這裡一向是竹科吃吃喝喝的重點地方,又有多家新餐廳開張,也看到有很多舊餐廳消失,想到以前跟同事在那些消失的餐廳聚過餐,那些同事也大多消失在我的生活裏。

 

    上週經過楊梅火車站,有家以前常聚餐的咖啡廳不見了;楊梅火車站前的圓環三年前拆除;台中老家附近的眷村,去年拆掉了,現在變成亂石停車場;台中老家原本的巷子在二十幾年前變成大路,附近的稻田變成房子與公園,台糖小火車鐵路變成道路......。城市的面貌一直在變,城市的歷史一直在演進,記憶,存在著我的心中,存在著我的筆下,存在著相簿中。

 

    我希望我們居住的城市不要變成一個沒有記憶的城市,城市當中的點點滴滴匯集成現狀,也許因為開放需要變更,也許要取得更大的發展空間,但應盡量在現代與歷史之間取得一個平衡點而共存,拆除當然是一個很簡單速成的捷徑,但帶來的卻是永遠無法恢復的疤痕,不要一直想到"新",有時"舊"更有價值保留。

 

    有感於近年來一直看到有紀念價值的記憶被拆除,例如眷村是外省人來台的共同回憶,一片平房中,小小的不到八坪可以擠下一家人,沒有個人的衛浴設備,一個村子共用廁所與洗澡間,雖是磚頭水泥建成,也算是高級難民營。但幾百萬人就這樣生活了幾十年,造就成了一個城市的面貌,其實適當的保留下來,是有助於後代子孫追憶紀念的。

 

    台灣還有許多值得我們努力爭取保留下來的,彰化的扇形火車修理廠、北縣樂生療養院、台鐵宿舍、舊城城牆、原住民石板屋...,一個城市若只有現在而沒有過去與未來,其實是空洞的無根的。
創作者介紹

水湳一巷九弄

酪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酪哥
  • 是啊,看到大陸那邊也是一直在拆古蹟,一片一片的拆,城牆城樓一座一座的倒,心裡著實難過,兩岸人民心中已沒有文化歷史的概念與薰陶,都算是教育偏差吧。
  • Perry
  • 那有一邊吃一邊聊, 小貓一直幫大家夾肉夾菜, 大家都忙著吃, 根本也沒聊到才會去Starbucks, 沒想到starbucks的聊天品質也粉差.........,唉!.........
  • Cecilia
  • 曾經在劍橋看過當地人如何維修自家的建築物,不是拆除,而是慢工出細活、仔仔細細的維修老建築。
    可是台灣似乎習慣了先破壞、再重新建設這樣的模式。所以除了特定被保留的建築物,我們很難找到有故事、有過去的建築。
    每到一個不曾去過的地方,習慣會先找尋當地的名勝古蹟和故事。如果沒有了這些,到哪裡是不是都一樣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