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你的幽默我永遠都不會懂的],Perry幽幽地說,[我們分手吧],Perry低頭不語,長長的睫毛微微的顫抖,眼珠兒咕嚕咕嚕地轉動,手指頭交纏扭動,內心似乎極不安,強掩飾自己的情緒。我靜靜看著她,看著她自己騙自己,看著她還會說出什麼連她自己都不會相信的理由來跟我分手。

 

    我輕輕摟著她的肩,將她緩緩的抱住,讓她緊緊的貼住我的胸膛聽著我的心跳聲,我低下頭在她耳朵旁輕輕的說,[不分],輕聲但堅持。[我們已經經過多少磨難與挫折,為何在我們就要有圓滿結局時,退縮呢?],親著她雪白的脖子,深深的吸了一口氣,胸膛充滿著她的髮香。

 

    Perry深深吸口氣,[可是,每次你講的笑話都很冷耶],她抬起頭深情的望著我,[每次都要穿毛衣,我受不了]。原來如此,我笑了,用手輕輕捏著她的小鼻子,深情地吻下去,[我答應你,以後不說冷笑話了,這一輩子都有效]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酪哥 的頭像
酪哥

水湳一巷九弄

酪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