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0905 (4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早上走路上班時,經過一個大宅院,透過銅色雕花鐵柵欄門,看到一個綁著馬尾清秀高挑年約三十的女子坐在台階上,為一隻慵懶的貓梳理毛髮,這只是一瞬間,不到兩秒,但很奇妙的是,其實我已經走過那道門約兩步的距離,還是回過頭,好奇的看著那隻貓(或女子),問道,好漂亮的貓喔,那是甚麼貓? 她答道,美國短毛貓,我複誦一次,說,毛色紋路真特別,她說,是呀,低頭對貓說,給人家看一下你的花紋,溫柔的抱起貓轉過側面給我看道,你看牠的側邊會有一圈,就是牠的特色。我微笑著。對話到此結束,她繼續幫著貓梳理,是用一種我沒看過的梳子,我猜是貓狗專用的吧。一邊梳一邊用手撫摸,看那貓瞇著雙眼舒服的躺在地上(我不想上班了,想當那隻貓咪),晨間的陽光尚未照到牠,舒適不炎熱,時間彷彿凍結,我想,牠算是她的家人吧。

酪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剛剛在洗菜的時候,突然想到,人,就跟蝸牛、寄居蟹和烏龜一樣,長越大,揹的包袱、負擔越重越大,不累嗎?

酪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    繼5/1的Paella之後,想說能不能藉由蛋餅,讓自己的假期再有一個美好的回憶。

酪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  • May 05 Tue 2009 09:24
  • Paella

    從二月開始,在教會上西班牙語初級班,說真的,目前為止,我記起來的單字不超過十個害羞,唯一成果,是取了個西班牙名--Adolfo。

酪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